“妖股”层出不穷 机构急列危险清单

阅读:次      发布时间:2019-11-25

  最近,一批股票动辄涨停,而且,涨不停,不停涨,锐不可当。

  快钱,好像唾手可得,似乎一派“景气”,不过,阵势诡异,含混感到瘆人,看得胆大妄为。

  多智近妖,多仁近诈。这或者是部分A股投资人面临此波“妖股”行情时,最亲自懂得。

  翻倍,不在话下。迷惑,油然而生。不止投资人,还有上市公司自身。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关注涨停板背地的故事,因为,这里注定交织“机会的博弈”与“风险的担忧”。(李新江)

  前仆后继。

  11月19日,21世纪经济报道发布《实地探访“妖王”恒立:十字路口的焦灼董秘与落寞老厂》之后,“妖王”恒立实业(000622.SZ)结束了其14个涨停板之旅。

  但当日,市北高新(600604.SH)、光洋股份(002708.SZ)、鲁信创投(600783.SH)、民丰特纸(600235.SH)等多家上市公司依然再度涨停。

  在10月19日A股反弹以来,*ST工新(维权)(600701.SH)、*ST东南(002263.SZ)等多只个股均出现了近10个涨停板的情况。

  当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接洽上述多家上市公司,后者均坦言自家股票存在偏离根本面的风险。

  “妖股的‘踩踏’是目前投资人主要注意的风险。”11月19日,北京某私募机构投资总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自10月19日至11月19日,股价涨幅超过100%的上市公司有恒破实业、市北高新、弘业股份(600128.SH)、绿庭投资(维权)(600695.SH)等13家。

  作为“妖王”,恒立实业近17个交易日浮现14个涨停板的纪录让市场着实震惊。数据显示,恒立实业的股价已刷新了两年半以来的新高。

  区间涨幅排名第二的市北高新也已经持续11个交易日涨停,11月19日数据显示,市北高新净买入212万元。

  事实上,多只个股龙虎榜数据显示,同一个营业部多日频繁炒作的情形十分广泛。

  譬如11月16日,恒立实业买入席位前五位中的国元证券重庆观音桥步行街营业部还呈现在11月15日买入席位的第一位以及11月8日买入席位的第一位等;同样现身恒立实业龙虎榜的华鑫证券杭州飞云江路营业部亦在市北高新的买入席位中榜上有名。

  值得一提的是,在游资频繁买入确当面,机构资金则在大笔卖出。

  以市北高新为例,11月15日,市北高新卖缺席位第一位即是机构席位,卖出金额为2355万元,当日卖出第五位同样是机构席位。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懂得,目前不少买方机构已经将连续上涨的妖股纳入“风险名单”。

  “这种猖獗的炒作实际上是一些投机资金渴望赚快钱导致的。但需要留心这类公司的危险很大,譬如恒破实业的市盈率甚至达到2800倍。”前述投资总监表示。

  随着11月16日晚间深交所发布启动对*ST长生(维权)重大遵法逼迫退市机制以及恒立实业重要股东长城资管宣布减持的消息发酵,炒作模式亦将迎来变局。

  开源证券相关人士坦言,“监管层允许市场活跃,但决不允许守法。”

  11月1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家公司针对股价的变动亦普遍提及公司基本面没有重大改变以及提示注资者注意风险。

  “今天股价的涨幅又触动了股价异动的幅度标准,还要持续发布公告。实在公司也在风险提示布告里多次说明了当初股价走势确切偏离公司基础面,提醒投资者注意风险。”11月19日,市北高新一位证券部人士表示。

  11月15日晚间,市北高新已宣布风险提示公告:截至当日收盘公司对应2017年每股收益A股(公民币个别股)的市盈率为69.42倍,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同样的还有鲁信创投。自11月5日至11月19日股价收获8个涨停板,从此前的10元左右一路涨至11月19日收盘的23.01元。

  “我们近期的布告都是股价异动风险提示公告,切实从经营方面来说目前公司所有如常,与一个月、两个月前比较并不变革。我们也活力投资者注意风险,公司股价之前始终是10元左右,在短短两三周就翻倍,股价走势确实不太畸形。”11月19日,鲁信创投一位证券部人士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时直言。

  实际上鲁信创投已经关注到,市北高新、九鼎投资、大众公用这多少个有创投概念的公司走势都非常强劲。

  “市场上观点都把创投板块最近的走势跟科创板联系在一起。确实上市是投资名目退出的重要途径,途径可能拓宽对公司投资退出也更灵活。然而当初科创板具体如何操作,咱们公司甚至全体市场其实都没有很清楚的预期。”该人士分析以为。

  “科创板这个逻辑可能是一个容易想到的逻辑。对政策的预期市场有这样的反应咱们可能理解,但还是欲望投资者留神危险。”该人士表现。

  11月19日,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认为,“妖股实际上不基本面的支撑,股价的上涨更多的是一种资金的操纵,或者是一种感情的推动。”

  (编辑:李新江)